被拐“外籍新娘”呈上升趋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中国日报网消息:英文《中国日报》12月3日报道:近日,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在接受中国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跨国拐卖妇女犯罪呈上升趋势。

    据陈主任介绍,近年来中国警方从全国各地解救了一批被拐外籍妇女,她们大多来自于东南亚国家,如越南、缅甸和老挝等。

    他没有进一步透露具体的案件数量和被拐妇女的人数,不过以河北省为例, 2009年以来河北警方已经解救了106名被拐的外籍新娘,她们来自越南、缅甸、老挝等国。

    “由于我国和越南、缅甸、老挝等国边境地区缺乏天然屏障,便道多,因此这种现象很难杜绝。”陈主任说。

    据陈主任介绍,通常,境外人贩子与中国境内犯罪嫌疑人内外勾结共同实施拐卖犯罪。“外籍人犯子负责寻觅拐卖对象,这些妇女通常来自当地乡下,年龄在二三十岁左右,在人贩子欺骗之下,她们想在中国找到一份工作,或和中国大城市里的青年男子结婚。”

    同时,犯罪嫌疑人会以高薪作为诱饵引这些单纯的妇女上钩,一些犯罪分子甚至开办非法跨境婚姻中介,骗她们说会变成中国大城市里有钱人的老婆。

    “ 人贩子组织这些被拐妇女或走山间、林间小路,或通过水路绕过边防检查站,非法进入中国境内,”金玉陆,云南德宏州瑞丽边检站政治部主任对中国日报说。

    根据相貌、和身材等条件,一个女孩价格两万到五万不等,他说。

    陈主任说,这些受害者中,有一部分被卖到中国的农村地区,变成当地村民的非法新娘,而其他人被迫为一些地下卖淫窝点提供性服务等。

    2010年8月,一个22岁的名叫文玛的缅甸女孩以三万元被贩卖到江苏省江都市,在这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在那儿有份工作,但后来她成了当地一个村民的老婆。

    这个28岁的当地村民姓佘,他是个智障,一直未婚。直到今年两月,一个云南来的女贩子跑来对他说,文是他的妹妹,而且愿意嫁给他,不过得要付三万块钱。

    “我不会说中文,也没法选择抵抗。”文说,“我们结婚后,我的丈夫总是打骂我,甚至对我施暴。”她哭着说。最后文向邻居求救,他们帮她报了警。

    今年2月,文被江苏警方解救,然后通过德宏自治县的瑞丽边防站被送回了缅甸。但是人贩子仍然在逃中,已经成为网上通缉的对象。

    陈主任说,为打击跨国拐卖犯罪,中国警方从今年七月到九月发起了边境地区打拐专项行动。

    在这次行动中,广西警方破获了30起拐卖越南妇女儿童的案件,打掉11个犯罪团伙,逮捕了53名犯罪嫌疑人。同时,警方还解救了52名越南妇女和13名儿童。

    云南警方则破获了21起拐卖越南妇女的案件,逮捕了17名犯罪嫌疑人,解救越南妇女22名。

    陈主任说:“我们将继续组织开展边境地区打拐专项行动,不断加大打击和查控堵截力度,严惩跨境拐卖犯罪。”

    一旦中国内地警方发现跨国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线索,在立案侦查时要追查犯罪网络,完全粉碎犯罪链条,他说。

    而对于众多被解救的妇女,陈说,在遣送她们回国前,她们被妥善安置在了中国民政部门的救助中心 。

    “中方高度重视保护被拐外籍妇女的合法权益,认真遵守联合国贩运人口议定书和双边政府间打拐协定的规定,妥善做好了临时安置和遣返工作。”

    陈主任也承认,在和东南亚国家警方进行司法合作时,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的差异是他们面临的现实障碍。

    2004年,中国、越南、泰国、缅甸、

首页上一页1

上一篇:打工仔窥见轿车内“春光” 被撞成1死2伤 下一篇:山东一离婚男子难耐寂寞杀人奸尸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小学语文教材值得信任吗?
    小学语文教材值得信任吗?
    蔡朝阳 资深语文教师 一个孩子,发现语文教材《同步阅读》材料中的文章涉嫌抄袭,人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发生,紧接着的第二个
  • 网曝学生“被捐款 ”每班至少1000元
    网曝学生“被捐款 ”每班至少1000元
    是按规定交钱,还是爱心捐款?顺德一中德胜校区的学生日前曝料称全校54个班级全都遭遇“被捐款”,按照该校规定,每班至少要捐款1000元以上,每个宿
  • 从日本小学生作文反思我们的家庭教育
    从日本小学生作文反思我们的家庭教育
    前日,一篇名为《我和爸爸的便当盒》的日本小学生作文在微博上被累计转发了3万余次,连姚晨、任志强等都忍不住转发挥泪推荐。这篇作文获得了“朝日
  • 有一种“节约”叫“得不偿失”
    有一种“节约”叫“得不偿失”
    一辆车开10年会被人说“老爷车”,一台空调用10年呢?有可能会“老掉牙”哦!近日,佛山市一小区住户外挂空调主机便因支架破损坠落,所幸未造成人员
  • “剩菜打包”的真问题不在对错
    “剩菜打包”的真问题不在对错
    很多人之所以同情李大姐,认为那家酒店没有人性,更多的是基于感情因素,比如对母爱的感动,比如对底层人群生活辛酸的体会,而不是基于李大姐的行